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幸运28屋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28屋
查看: 3|回复: 0

写给雪的

[复制链接]

2395

主题

2395

帖子

7226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226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写给雪的
  

  写给雪的

  ——婉亭

  

  

   

  学生时代已经远去,我许久都没有想出,在共同走过一段路后,我和雪以及那些记忆中的人们是否仍会有一个类似的交点。

    

  “雪,你说他曾经有一点喜欢过我吗?”

    

  “……”

    

  “雪,你说再过十年我们都会幸福吗?”

    

  “……”

    

  寝室中此刻少有的寂寥。雪躺在下铺,大而清澈的眼睛在香烟袅袅蓝雾中显得有些迷蒙。我坐在床边,望着镜中的自己。

    

  “饿吗?”雪问。

    

  “喝点儿?”

    

  “嗯。”

    

  窗外,天黑了。几年后我仍能感觉到当时湿冷的风钻进羽绒服引起的战栗。雪挽着我的手臂我们疾步走着。街灯很高很高,投下一圈圈青影,周遭只剩我们的脚步声。那以后的许多个日子里,我只身或伴着谁走在比那条小路更加整洁、华丽、热闹的街上,心里掠过冻得嘶哈瑟缩,相携而行我和雪的身影,心总会不明所以地蒙上一层怅然。

    

  学校很偏僻,我们很穷,可以吃又吃得起的只有烤串儿而已。小饭店说穿了只是一个铁皮包成的棚子,进门要低头,饭桌不能轻易摇晃,十五寸的电视挂在棚顶的一角,菜谱卷着边角被摆在一边。我们不用看它,吃什么早已算计好了:二十个牛肉串,两个烤烧饼多刷糖,几个羊排、鸡心之类和三瓶啤酒。店家烤串的时间,掏出一盒四块钱的中南海,我俩抽着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。

    

  端上的牛肉吱吱作响,啤酒又凉又苦,一口口地吞下去,吐出的是反复了多少遍的年少有限的忧虑。

    

  “雪,我是真的喜欢他,他怎么就不知道呢?”

    

  “……”

    

  “亭,我和他能够走多远?”

    

  “……”

    

  我们像各持着一种语言,试图宣泄出积压在心头的感触,盼着有个人给与一点理解、同情。可那大篇的慨叹如流水般过去了,十几岁的年纪,我们不懂得害怕,害怕流失,错过些什么。于是口中那如烟般轻松的言语留在记忆里,今天可能要用不知沉重多少倍的悔恨去承载。

    

  走出饭店,夜已沉了,没有风了,只有冰似的空气让微醺的人汗毛直竖。我们较来时更快的走着。忽然背后一阵脚步声。

    

  “是他!”雪推推我说。

    

  我忙回头,果然是他,冻得发白脸孔紧紧绷着,眉头微皱。接着,他加快脚步,超过我们,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中。

    

  “不说句话吗?”雪问。

    

  我摇摇头,低下眼睛,我们都不再做声。

    

  回到寝室后不久便熄灯了,仍旧是我和雪两个人,我仰首躺在上铺,看不到雪,两只香烟在黑暗中之热地跳跃着。我张开眼睛,问:

    

  “雪,你说他曾有一点喜欢过我吗?”

    

  “……”

    

  “雪,你说十年后我们都会幸福吗?”

    

  “……”

    

  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学着怀念,更没有想到曾忘记自己拥有过的快乐:

    

  六月阳光下,四溅的水花,女孩子们衣上被泼上的片片水渍;夜静时分,醉后流下的泪,依旧不改的痴心;冬季飘雪时,暖气旁,光脚蹲在床上吃得呼噜作响的泡面;无论何时何地,和身边的伙伴发出令人侧目的,爽朗的笑声……

    

  如今的一切都始料未及。告别、重最好的中医专治白癜风医院逢、叙旧、怀念。其间的过往让人感到的无望,下一次开口再难说出的“永[url=http:哪家白癜风能治好//m.39.net/nk/a_4707905.html]北京白癜风治疗最好医院[/url]远”。以及,我和雪的那个他,再也不是侧耳便听得到,回头就望得见的了。我们目送着他们离开,除却仍在心头的一抹辛酸再别无其他了。创建出一个又一个往日,难以复制的岂止是少年岁月而已。

    

  那天,雪说:

    

  “亭,我有些害怕。”

    

  “……”

    

  “怕你变了,变得不再是那个给我中南海抽,羊肉串吃的那个你了。”

    

  雪,我何尝不怕,可是即便我们如此恐惧,那往日岁月也回不去了,不是吗?

    
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28屋

本版积分规则